首页 > 股票资讯 > 专属场所屡超标准,大面积出现能耗“双控”漏洞

专属场所屡超标准,大面积出现能耗“双控”漏洞 股评博客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329

原标题:专属场所屡次超标,大面积出现能耗“双控”漏洞

能源视角

“十三五”前四年,鄂尔多斯市能源消费总量为3033万吨标准煤,超过‘十三五’2433万吨标准煤控制目标,居全区首位;单位GDP能耗增长53.8%,居地区首位。2020年前三季度,延续前四年的趋势,能耗同比增长14.4%,单位GDP能耗增长16.7%。”

“乌兰察布市能源消费总量增长迅速,单位GDP能耗大幅上升。“十三五”前四年,全市新增能源消耗958万吨标准煤,占全区新增能源消耗的14.6%,超额完成“十三五”控制目标703万吨标准煤,单位GDP能耗增长35.3%。”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就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强度控制不力(以下简称“双控”)问题约谈乌兰察布和鄂尔多斯,并向他们提出警告。据记者了解,包括乌兹别克斯坦、湖北在内的内蒙古12个城市,没有一个实现十三五期间降低能耗强度的目标,十三五期间“双控”任务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内蒙古不是这样。虽然“十三五”评估结果尚未公布,但目前国内很多地方都提出了能耗“双控”的压力,并对“十四五”期间的能耗缺口表示迫切关注。一方面是节能减排的刚性任务,另一方面是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如何解决「双控」问题?

(文薇,记者朱妍)

除了西部,东部和中部省份的“双重控制”并不容易

“目前时机不成熟,不方便说出来。“十三五”期间,各项指标没有完成。怎么做‘十四五’计划,首先要等国家下达新任务。”面对记者关于“自治区‘十四五’计划如何做好‘双控’的提问,内蒙古发改委办公室相关人士回应。

“高耗能项目上马太快太多,是当地能耗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内蒙古最大的竞争力之一就是煤炭等能源产品有价格优势,所以粗放式用能非常普遍,能效水平长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存量没有做好,新项目未能有效控制化石能源消耗。”国家发改委的一位专家直言不讳地说。

陕西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地能源消费压力主要来自新项目——仅2020年就有14个能源密集型项目投产或达到生产,预计新增能源消费397万吨标准煤。“按照规定,工业能耗占全社会能耗的70%。预计到2020年,全社会将增加能源消耗567万吨标准煤,超过158万吨的控制目标。”

据记者了解,除西部地区外,东部和中部省份要达到“双控”标准并不容易。比如“十三五”期间,浙江一次能源消耗增量控制目标为2380万吨标准煤,但地方新建项目能耗增量达到4080万吨标准煤,意味着浙江省能源消耗“双控”任务将难以完成。“大量重大耗能项目已经建成投产,这是很多‘双控’难以达标的主要原因。”

湖北省某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20年4月,湖北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重大项目建设,重点扩大有效投资的若干意见》,明确表示“2020年新建和‘十四五’期间投产的重大项目,将按照国家产业布局规划和启动生产计划批准建设,不受总能耗指标约束。”“根据文件,2020年投产的重大项目所产生的能耗,将在十三五规划实施后,结合全省能耗强度目标的完成情况进行统筹处理。正是因为有了上述文件,我们才能够安全地签署一个100亿人民币的现代煤化工项目,该项目原计划在2020年底前启动。目前,项目的其他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就绪。但由于受到省“十三五”规划的压力,至今未能解决项目能耗指标,问题十分棘手。”

“能耗‘双控’不是盲目停止开发耗能项目,而是尽可能将工业因素向高端方向集中。”

迫于压力,内蒙古初步提出,从今年1月1日起,不审批电石、电解铝、焦炭等新增产能,原则上“十四五”期间不审批新增煤化工项目,国家布局的现代煤化工项目除外。对于已经批准但尚未开工的项目,将酌情停止一批延期建设。

但在业内很多人看来,能源消耗的“双控”并不是简单的“一站式”,也不是对化石能源项目的盲目排斥。

“化石能源丰富的地区希望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促进当地发展和能源资源的高效利用。思路是合理的。但问题在于如何转型,不可能简单粗放的让低端行业占用太多能耗指标。”例如,石油化工产业规划院副院长李志坚表示,近年来,内蒙古大量启动了焦化、合成氨、烧碱、电石等高能耗传统产业。有的产能不是国家鼓励的清洁高效利用模式,甚至东部地区在节能减排的压力下,有的产品已经停产淘汰。这些项目表面上为当地经济做出了贡献,但如果只是简单的复制和转移,从国家布局的角度来看,并不会真正提高发展质量,不仅浪费了当地的能源消耗指标,还会留下大量的排放,得不偿失。”所以,能耗的“双控”不是盲目停止开发耗能项目,而是尽可能将产业因素向高端方向集中,实施优质开发,在消耗相同能源资源的情况下创造更多价值。这就要求地方政府从根本上转变发展思路。‘双控’不是节能的问题。”

陕西发改委坦言,预计“十四五”期间全省能源消费总量年均增长12.3%,每万元GDP能耗是“十三五”末的1.15倍。如何平衡能耗差距是一个关键问题。“陕西作为一个煤油、天然气资源丰富的能源大省,目前正处于赶超发展阶段,能源、化工等行业在短期内仍是支柱。我们出台并严格执行了一系列措施,坚持优胜劣汰,为优质工程的能耗指标留有余地。然而,由于其对能源资源的依赖,目前面临着经济增长需求受到能源“双控”指标制约等问题。”

“确保‘双控’任务达标,释放经济活力,兼顾地区公平,是能源消费面临的重大挑战。”据上述专家介绍,实行“双控”制度的初衷是为了遏制不合理的能源需求,而不是为了防止消费。“赶超本地发展的思路没有错,但是要结合资源禀赋、产业基础、终端市场等条件优化资源配置。绝不是有多少项目。”

“指标设置本身就不合理。”“要加强奖惩机制,否则‘双控’会大大减少。”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的“双控”体制除了地方工作不到位外,还存在很多问题。

上述专家表示,能源需求与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后者是制定“双控”方案的主要参考。“在分配十三五能耗指标时,我们主要参考各地区十三五规划纲要。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有些地区可能无法按目标推进,有些地区则实现了“超标”的发展。结果指标设置本身就不合理。”

据报道,目前“简单平衡、逐步分解、机械执行”的能耗总量管理模式存在漏洞。以现代煤化工为例,一些项目的能效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由于规模大、总能耗高,很难通过节能审查。相比之下,一些规模小、技术水平一般的项目却畅通无阻,显然违背了“双控”提高能效的初衷。

此外,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煤化工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修江表示,新石化项目用作原料和材料的能耗应单独核算。“与其他用煤行业相比,煤化工分为原料煤和燃料煤。前者进入工艺系统转化为化工产品,相当于煤的形态转化,不直接作为燃料燃烧。在同一项目中,原煤与燃料煤的比例约为3:1,但目前使用的所有煤都包含在一次能源消耗指标中。”

据上述专家介绍,大型石化项目也存在类似情况。如果能按照科学的减量化方法,对作为原料和材料使用的能耗区别对待,“十三五”列入“双控”考核的总能耗可减少7760万吨标准煤,约占国家增量控制目标的12%。

此外,长期缺乏强有力的监督机制也影响了“双重控制”的实施和效果。“有的地区定期报告完成情况,有的地区谈问责,但有的只是走走过场,聊聊天,连信息都不透露。即使在国家层面,目前也没有采取严格有效的处罚措施,主要在评估报告中进行报告。面对大规模的耗能项目,一方面是拉动税收和就业的‘大肥肉’,另一方面是能源消耗的‘双控’任务。很多地区权衡后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负责人表示,“因此,必须加强奖惩机制,否则‘双重控制’的效果将大大降低。”

没有人能脱离“双重控制”

本报评论员文同

“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资源紧张、环境污染严重和生态系统退化的问题,必须采取一些硬措施,只有努力才能取得成效。实施能源和水消耗以及建设用地等总量和强度控制措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十三五期间,我国拿出了掰壮士断腕的决心,果断提出了“能源和水的消耗、建设用地等总量和强度的双重控制行动”。前面提出的“碳中和”、“碳峰化”的愿景,进一步凸显了“双控”的必要性和前瞻性。但在过去的“十三五”中,个别省份长期突破指标限制的现象,极大地暴露出“双控”这一硬性措施的硬度似乎不够。

过去的实践证明,适当控制总能耗和能耗强度,不仅可以从源头上节能减排,而且可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有效提高绿色发展水平。

从“十一五”开始,首次将单位GDP能耗强度作为约束性指标,到“十二五”,能源消耗总量得到合理控制,再到“十三五”,能源“双控”明确延伸到水资源和建设用地领域。“双控”深度和广度持续升级,显著变化明显:2006年至2015年,中国能源消费强度下降34%。2016年至2019年,全国能源消费强度持续下降13%以上,为节约能源资源、抗击污染、促进经济优质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约束性指标,在能源“双控”的实施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弱约束的问题,很多地方年复一年突破双控的极限就是明证。很多地方精力“双控”频频下降的直接原因在于缺乏明确的奖惩机制,导致“双控”的实施主要依靠意识,对不达标者的“惩罚”仅限于“走过场”式的采访,结果是明知故犯者反而增多。

这样不仅破坏了公平竞争,还污染了市场环境。比如在全国总能耗既定的情况下,每个地方的消耗都会发生变化;不符合“双控”指标的,实际上享受的是其他省份通过提高能效或免费减少项目最终获得或腾出的指标。试想如果各地超标准消耗能源,如何实现全国总量控制。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突破“双控”指标而没有受到惩罚的人,其实是在侵占其他省份的能源消耗指标。对于这种行为,主管部门一定不能放过,必须尽快遏制。

没有奖惩机制的“双控”,无异于“无牙老虎”。为了使“双控”真正成为“硬措施”,一个清晰有力的奖惩机制是不应该缺失的。

需要强调的是,“双控”不仅缺乏奖惩机制:在建立能源“双控”行动之初,中央就明确提出“要研究建立双控的市场化机制,建立预算管理制度、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运用更多的市场手段实现双控目标”。然而,到目前为止,相关市场化机制的建设一直拖拖拉拉,没有达到预期。例如,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尚未建立,直接导致缺乏在“双重控制”中发挥重要激励作用的市场化手段。相反,行政命令的粗放手段大行其道,唱独角戏。

部署一分,实施九分。近十年的实践充分证明,“双控”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仍需继续实施。但“双控”的扎实实施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需要相关方的不断磨合。期间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甚至走一些弯路。但试错本身就是改革的一部分,不能以一时一地不彻底为由,让主管部门或个别地方不作为或乱作为。

遇到问题,少找借口,多想办法,多调查,多做改变,防止个别省份脱离体制,让“双控”更有力度。

结束

欢迎与朋友分享!

由|中国能源报(ID: cnenergy)制作

编辑|李惠英

未来五年将是新能源汽车完全市场化的关键时期

云南曲靖建设“光伏之都”的信心如何

烧“煤”急!第一类车辆是一天,提高煤炭运输“软实力”势在必行

我知道你在看。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